黄氏家族:风美者,由家风而成校风,由校风而成国风

2019/9/3 16:24:30

来源: 上海市银行博物馆

WDCM上传图片

黄溯初

中国的传统文化在汉朝董仲舒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就以儒家为主流,然而儒文化在汉朝以后也有发展,如南宋时期的平阳学统和永嘉(即今温州)学派,他们在传统儒家之外就特别注重经世济用。本文要讲的永嘉黄家的代表人物黄溯初就是这样,他被称为永嘉第一流人物,是辛亥革命的元老,集政治家、金融家、教育家和慈善家等等于一身,他同时又是大家庭中的一员,传统的孝义家风对他影响至深。

 

黄群,字溯初,以字行。生于清光绪八年(1883年),祖籍浙江省平阳县万船乡郑楼村,历代耕读,父亲一辈全家族弃农经商,迁到永嘉县城。黄溯初从小与众不同,他的发小陈敬第在《永嘉黄君群传》一文中所说他:“幼好学深思,尝临流坐古树下,半日不去,人莫能测,但见端凝异常儿。”同场好友刘道铿在回忆文章中也说黄“幼时临流濯足,有澄清四海之志”。说得略微有点玄,有溢美的嫌疑,然而黄溯初自幼崎嶷是无疑的,好在他长大之后也没有了,没有辜负亲戚朋友之所望。

WDCM上传图片

 

1914年,进步党要人在北京合影

前排左一蔡锷、左四梁启超,后排左七黄溯初
黄溯初早年在日本攻读法政,曾随老师陈介石在上海主持《新世界学报》,堪称是中国报业的先驱,并在所办学报上连续发表文章宣传西方启蒙思想家的学说,强调健全法律制度和财政体系,社会影响巨大。1913年当选为国民政府第一届国会众议员,并成为梁启超的智囊。梁启超出任财政总长,因为不懂经济就邀请黄溯初出山屈任次长,而黄溯初只答应任其顾问,虽然是顾问,许多重要决策往往由黄溯初一言而决,是真正的幕后英雄。1915年至1916年蔡锷讨袁护法,黄溯初代表梁启超在其中出谋划策,奔走联络,数次经历生死考验,终获大功,然功成身退,风过竹林,不留痕迹。奔波多年回乡省亲,受邀去学堂演讲,演讲的内容却是家风,据当时学堂教员日记:“首演者黄君(溯初),首言为学生宜尊重人格,注重家风,由家风而成校风,由校风而成国风,风美者得良效果,不美则收恶果。

黄溯初的大家庭当属于“ 风美者”,伯父冠圭公没有子嗣,过继黄溯初为嗣子,黄溯初在家族中不仅是伯父和父亲的儿子,更是家族的掌门人。黄溯初的父亲冠鳌公生有四子,他是第三子,二哥早夭,四弟黄梅初原本掌管家族生意,在上海开设通易贸易公司,经营温州土特产,1918年遭遇民国年间著名的普济轮海难过世,他就接手负责照顾兄嫂和弟妇的生活,并把侄儿侄女的抚育、培养和婚嫁的责任全部担负起来,他敬老慈幼的修养品德也是“风美”家风的传承。他自己和冠圭公一样没有生儿子,就以黄梅初的儿子达权为嗣子,后来黄达权成为他的助手,一应艰难工作都有黄达权协助完成,成为当时社会名流,而另一个侄儿黄达聪则被他培养成为大画家。黄达聪也是上海文史馆首批馆员,不少海上书画大家都出自他的门下。

WDCM上传图片

《立报》对黄溯初的专访报道

 

黄溯初在五弟黄梅初过世后接手家族生意,以金融家的眼光,改造通易贸易公司,创办通易信托公司,自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成为信托业的龙头。为了办好通易,他组织了一个信托业的星期五聚会,在聚会过程中研究商讨信托经营方略,预防风险并谋发展,他不仅亲自演讲还请当时的大专家来讲课,因此他的通易公司经营有方,1921年上海发生信托公司和证券交易所倒闭风潮,通易成为所有信托公司中硕果仅存的两家之一,通易信托后来虽然几经沉浮,但一直经营到1952年才公私合营。黄溯初也是温州金融界在上海的代表,由于他对于金融行业浸淫颇深,所以当他的同乡好友刘惺时因证券公司倒闭而暂无出路时,黄溯初就建议他回家乡办一家温州人自己的银行,黄溯初为此联络了在上海的温州籍金融人士徐寄庼等合伙创办瓯海银行,并自任董事长,聘请刘惺时担任经理,为家乡人民提供金融服务。

黄溯初的嗣父冠圭公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1921年,冠圭公九十大寿,由梁启超述、姚华书的一篇《黄太公寿辞》中说:“溯初克于持己,敏于察物,忠于待友,而热于忧世,事所宜任者罔不顾,顾謇謇焉终不稍自枉以徇俗流,故常在困横中,然契而不舍之度终不改也。意者其所受太公之教深矣。”强调了冠圭公对黄溯初的教育和影响,但梁任公有私心,他着实是借为冠圭公祝寿而大大表扬了一番自己的爱将溯初先生。冠圭公九十大寿之年,正值黄家鼎盛之时,然而冠圭公并未大办特办,享受人生,而是将“称觞之资”移作他用,一部分开办瓯海医院,购买医疗器械;一部分购地建校,创办了平阳郑楼小学,郑楼小学后来改造成为温州师范学院。黄溯初帮助父亲冠圭公完成了这两项夙缘,孝义两全,既全孝道,又“嘉惠地人”,第二年,心无挂碍的冠圭公就安详归道山而去了。

WDCM上传图片

黄溯初著《敬乡楼诗》,1947年印行

父亲离世后,黄溯初除了每年支付巨资用于瓯海医院和郑楼小学,还着手整理温州文献,以个人的力量刻印《敬乡楼文丛》,是温州学术史上的一大壮举。至1940年初,黄溯初还成为“高陶事件”的幕后总策划,精心安排高宗武、陶希圣二人同逃离上海,抵达香港,并以二人名义在香港《大公报》揭露汪日密约《日支新关系调整要纲》及其附件。黄溯初因此而成为民族英雄,他为抗战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而自己却于抗战胜利的前夜因病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