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氏家族:一颗爱国的家风种子,就这样深埋在心底

2019/8/20 13:55:18

来源: 上海市银行博物馆

WDCM上传图片

三星蚊香包装纸

 

墨绿的盘式蚊香,升起支悠悠细烟来。直到上世纪90年代,仍在夏日出现。那陪伴上海人多年的三星蚊香,还有今天依旧相随的沪产牙膏;都与方液仙相系。
方液仙1893年(清光绪十九年)生于上海,字传沆,小名阿揆,浙江镇海骆驼桥桕墅方村人。毕业宁波斐迪中学,进美传教士所办上海中西书院(后并东吴大学)。他对化学兴趣浓,拜师公共租界工部局化验师、德国人窦伯烈,并在家里建了实验室。

“1912年,方液仙投资1万元,创办中国化学工业社,在国内首创洁齿剂三星牌牙粉。1915年,又集资5万元,组织股份有限公司,迁址重庆路88号,研制生产三星牌蚊香,成为上海最大的日用化学品企业。”(《上海通志》)在那风雨如磐的年代,与许多中华老字号一样;方液仙创业就为填补空白,实业救国。一颗爱国的家风种子,就这样埋下了。与人合办国内首创的珐琅、制革和橡胶厂等轻化工厂,后转办中国首家日化厂。

WDCM上传图片

三星牙膏广告

 

当时已别“鸡初鸣,咸盥漱”,而护齿牙粉均为舶来品。方母出私蓄1万元,让年仅19岁的方液仙创办中国化学工业社(以下称“中化社”)。不久,中国第一款牙粉诞生圆明园路安仁里,名“三星”即福、禄、寿这三位国人的吉神。

终因势单力薄,产品滞销,经营亏损。虽1万元本赔光,但方液仙没止步。“他认为,制作这些日用化学品的工艺其实并不复杂,利用他掌握的知识,可以在这一领域有所作为,与外国货一比高低。”(《宁波帮志》)

1915年,方液仙集资5万元,其中有说服舅舅、上海总商会会董李云书的1.5万元。先租重庆路田丰记营造厂3间厂房,后购槟榔路Penang Road(今安远路)建一分厂;又成功研制出蚊香。可他的对手强大:牙粉VS日本金刚牌牙粉,蚊香VS日本野猪牌蚊香,雪花膏VS英国夏士莲……走出圆明园路的方液仙,还没能摆脱困境。

WDCM上传图片

三星牙膏宣传画

 

这时,“五四运动”爆发。这场爱国运动在经济上是抵制日货、提倡国货;方液仙的订单如雪片飞来。这使他明白,家风是与国家前途和民族命运紧密相连,国强家兴。
企业需扩大。1920年,方液仙叔叔、“钱业大王”方季扬1.6万元入股中化社任董事长,方液仙任总经理。方液仙除扩建厂房、增加设备外,继续研发新品拓展产品线。1923年建二分厂专制味精等,这年还制成第一种国产三星牙膏。1928年建三分厂生产蚊香等。
方液仙的殷殷爱国情终如愿以偿。他的“观音粉”和“味生”味精,与同学吴蕴初的佛手味精并肩把日本“味之素”挤出中国市场,三星蚊香驱逐20世纪初独霸中国市场的日本野猪牌蚊香。

一路坎坷的方液仙能站稳脚跟,有赖家的温暖。创业是母亲私房钱,老本殆尽得舅舅雪中送炭,绝地逢生关头是叔叔输血。他们不仅是对晚辈的提携、对开拓中国日化工业的支持,,更是爱国家风的传承和绵延。

WDCM上传图片

1949年前全国最大的日用化工集团企业——

中国化学工业社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厂)

 

“方氏之姓,远出于唐虞,其可考者神农氏楡冈之裔曰方雷。”(《镇海桕墅方氏重修宗谱》)据《上海金融志》,“清嘉庆年间(1796~1820年),浙江镇海方介堂(因在家乡所住为新屋,后称‘新方’)开始经营商业。先设粮食、杂货店于镇海县憩桥,获利后至上海经营食糖买卖,开设义和糖行。这是镇海方家在上海发展的开始。
1830年(清道光十年)左右,方介堂族侄方润斋在南市开履和钱庄称“南履和”;1866年(清同治五年)于北市设北履和;另设专做外贸方振记。方润斋七弟方性斋及后人独资或合伙创办同裕、安康和寿康等钱庄,其中赓裕钱庄为当时最大。方介堂族弟方建康(家乡住老屋称‘老方’)在沪设泰和糖行,其子方仰乔办元大亨、晋和和元益等钱庄。镇海方家为沪上商业巨擘,其地产、沙船和银楼等遍布江浙沪等地。并为上海9大钱庄资本家家族集团之首,盛时有钱庄42家,其中120年的安康为沪上最长寿。方氏信用交口称赞,就说1910年橡皮股票风波,不惜出售地产及其他产业以保证储户提现。

镇海方家第五代方液仙与四代的方季扬联手后,中化社蒸蒸日上。1935年,改组为股份有限公司。1939年,建四分厂生产箭刀肥皂等。同时,建玻璃厂、制管厂、碳酸钙厂等一批配套企业。到1940年,已有资本300万元,成中国规模最大的日化综合性企业。

WDCM上传图片

1949年前全国最大的国货公司——

中国国货公司(上海南京东路总店)

方液仙赶走日本野猪蚊香,又来了被毛泽东喻为“野牛”的日本侵略者;方家爱国家风在烽火中大放光彩,“化工大王”成“国货大王”。1932年,联合华生电器厂、美亚织绸厂和三友实业社等9家上海较大国货企业,在南京路举办“九厂国货临时联合商场”。1933年开办永久国货商场,由中化社、华生电器厂和美亚织绸厂等集资10万元,方液仙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定位“国货总库”。1937年创办中国国货联营公司,向外地扩展国货。联络吴鼎昌、蔡声白和吴蕴初等,在苏鲁豫、川陕湘、滇贵桂等地设国货公司。
同时,积极投身抗日活动。“益友社是中共上海组织领导下的一个以店员为主体的群众业余联谊团体。”(《上海文化艺术志》)方液仙任名誉理事,还任上海市民地方维持会委员。“一•二八”、“八一三”,分别在槟榔路和胶州路厂区办伤兵医院,并请著名外科专家诊疗。
日伪多次拉拢方液仙。许以汪伪政府实业部长,伪上海市市长傅筱庵以同乡之谊亲自诱说都被拒绝,利诱不成则恐吓信和电话不断。
1940年7月25日,方液仙乘车离家,突遭日伪特务阻击,受枪伤被绑架而死,年仅47岁。家风的传承和坚守,有时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但也就此更加光大,彰显力量。